将宿命转变为使命的人生态度

  只要活着,每个人都曾经验过痛苦、悲伤的事。有时还会面临自己完全力不从心的重大问题,苦难不已。

  但人生真正重要的是,不管遭遇到多么痛苦的事,也不怨天尤人,勇敢面对并超越这个宿命。

  也就是说,不要将这些问题只认为是痛苦、讨厌的事,而是将困难当成深化自身生命的试炼,继续前进。

  这正是“将宿命转变为使命”的人生态度。

  所有降临在自己身上的事,都视为自己的使命予以接受。怀抱如此的自觉活下去,正是我们要身处波涛汹涌的现代社会中,不可欠缺的人生态度。

  佛法说示宿命转换论的精髓,提出“愿兼于业”的法理。

  其原意是,原本不该出生在恶世,拥有大福德的菩萨,却为了救济苦恼的众生而自愿出生在恶世,承受他人的苦恼。

  日莲也在遭遇佐渡流罪时谈到,这些大难都是为了救济一切众生所承受的痛苦,因此感到非常喜悦,这正是“愿兼于业”精神的展现。日莲透过自身的人生态度,教示我们宿命转换之道。

  能贯彻“将宿命转换为使命”之生存态度的人,不论是谁,都可说是“愿兼于业”之人。

  不论有什么事情降临在自己的身上,我们也不要忘记这“愿兼于业”的精神,勇敢面对困难,这样就能将所有宿命恶的作用,使劲地转向善的作用。这么一来,所有的人生体验就能转化成开拓未来、为人奉献,无人能取代的重要“资粮”。

 

从“自我控制”到“活力化(Empowerment)”

  打开“菩萨的自己”境涯,就能将恶的能量活用为善的能量,能使存在于人类内在所有的善性——非暴力、同理心、信赖、控制贪欲的力量显现出来。

  “菩萨的自己”,不仅是统驭自己的恶性,即“自我控制的自己”,同时也是能够触发善性的显现,使之“活力化的自己”

  “自我统驭(自我控制)”能通往自他的“活性化”。“菩萨界的自己”透过在“他人”的“恶”的环境,如贫穷、歧视、人权迫害、环境破坏等的环境中发挥作用,增加“他人”生命的自由度并开发其善性。

  而人类从非暴力、慈悲、共感、信赖等善性中,获得满足的生命,就会充满自我尊重的自信,感到荣耀,恢复原本清新的个性,生命力更为丰富,将存在于“阿赖耶识”中善业的潜在能力发挥出来。

  当“菩萨的自己”如此的连带,从家庭、地区共同体、民族、国家扩展至地球人类时,就能使家庭的心、地区共同体的心、民族的心、人类的心等各个层次上的“共业”,一步一步地化为“善性”,最后转变成为以善的境涯——菩萨界为基础的“心”。

  同时,透过世代间的对话,传承给“未来的人类”,这股宿命转换的广大浪潮,将会净化现代文明的深层内部——如此辛勤的推动之下,必能开启转化人类从暴力到非暴力、从绝望到希望的命运,根源性的“大道”。

 

(摘自《福运》2008年6月号,译自医学博士川洋一着《命运能够改变吗》)



打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