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性成佛

  《法华经》有时也被称为无歧视的教义,是因为它说出森罗万象皆有佛界。就成佛的能力而论,因男人女人同样能显现佛界此实相,故无差别。想想生命之永恒,也就会明白到我们的过去世也曾经生为男人,也曾经生为女人。

  诚如日莲在他著作中提及释尊的一部经典所说的:“银色女经有:纵使三世诸佛之眼坠落大地,法界女人永不作佛。”(《法华初心成佛抄》,御书579页),《法华经》之前的许多佛教经典都教说女人绝对不能成佛。

  这无疑反映出在西元前5世纪的印度所盛行的女性观,视女人是丈夫的私有物。可是据说释尊在他的姨母以及其他一些妇女的请求之下,允许妇女削发为尼,出家修行。释尊时代的印度,受到婆罗门教的影响,是个蔑视女性的时代。释尊身处如此歧视女性的社会中,主张人人平等,认同女性出家。

  根据研究印度的专家中村博士说:“佛教出现比丘尼教团在世界宗教史上是一惊人发展。在当时,无论是欧洲、北非、西亚或东亚都无如此一个女性教团的存在。佛教是最先成立一个女性教团的宗教。 ”

  释尊也否定依社会地位而有所差别。他说:“不是依出身而成为卑鄙的人,也不是依出身而成婆罗门。是依行为而成为卑鄙的人,依行为而成婆罗门。 ”(《修多罗经》)这可说是平等宣言—人的尊卑取决于人的行为。

  但是,释尊的平等思想在他灭后已逐渐丧失,僧侣在权威主义化之下,甚至歧视在家信徒和女性。

  在过后的几个世纪,之前本已根深的女性观又重冒苗头,而一般上人们相信女人必须先再诞为男身,然后经过艰苦的历劫修行之后,才能成佛。于是比丘尼团开始没落,最终还几乎消失殆尽。

 

男女平等 

  日莲虽出身于13世纪日本,却坚信男女平等。他曾经写道:“末法得弘妙法莲华经五字者,不分男女”。 (《诸法实相抄》,御书1430页)当时的日本建立歧视女人的“五障三从”。所谓“五障”是指女性不能成为(1)梵天(2)帝释(3)魔王(4)转轮王(5)佛。 “三从”则是指“幼而从父,嫁而从夫,老而从子”,一切都依靠男人。

  日莲的言论可说是史无前例。日莲曾写过多篇书信鼓励他的女信徒,还赐给其中多位“上人”或“圣人”的称号。对于她们坚忍不拔的信心,日莲非常赞许。他在给日妙圣人的一篇书信中写道:“从未闻得,有女人求佛法,而踏破千里路者⋯⋯日本第一之法华经行者之女人也。”(《致日妙圣人书》,御书1266页)

  日莲明快地指出在《法华经》的《提婆达多品第十二》中,释尊明示女人也能成佛。这一品中述说8岁的龙女就凭着修行法华经而迅速成佛。

  经文中龙女疾呼:“观我成佛”,在众人面前变成男性,然后又前往南方的“无垢世界”,显现“三十二相八十种好”的成佛姿态。

  有关龙女“变成男子”,这并非表示为了成佛必须变成男性,而只不过是用来向大众展示龙女成佛的一种方便。

  龙女的成佛始终是“即身成佛”,这从文殊菩萨在龙女一出场时,就介绍龙女已得成佛一事,可清楚得知。

  龙女的“即身成佛”,推翻了当时普遍的观念,认为只有通过极其漫长的艰苦修行之后,才能成佛。龙女外形是畜生,而且是雌性,年纪也很小。她竟然会是第一个展现即身成佛者,这是令人震惊的。

 

女性一定要幸福 

  日莲强调说:“法华经中,女人成佛第一也。”(《复千日女居士书其一》,御书1379页),又在另一篇御书中教示∶“日莲阅法华经以外之一切经,总不思作女人。有经定女人为地狱使,有经说是大蛇⋯⋯唯有此法华经,说持此经之女人,胜于一切女人,甚至,胜于一切男子。”(《复四条金吾夫人书》,御书1180页)日莲誓愿将《法华经》那充满希望的讯息告知日本所有的女性。希望女性一定要幸福,这是《法华经》的心。

  他也教示:“今、日莲等类,唱奉南无妙法莲华经者,男女贵贱,同是持得‘无上宝聚,不求自得”之金言者也。不论智者愚者,皆即身成佛也。 ”(《御讲闻书》,御书856页)

  日莲大圣人将法华经文底之南无妙法莲华经图显为御本尊之后,才得以向全民众开启“即身成佛”之道。

  依此御本尊,让受歧视、宿命所束缚的心锁(五障三从等思想),得以解开,使所有的女性、 男性的心中,升起充满希望的太阳。

  依据佛法的见解,性别、种族、年龄等差异丰富了个人的经验,也丰富了整个人类的社会。 《法华经》有时也被称为无歧视的教义,是因为它说出森罗万象皆有佛界。就成佛的能力而论,因男人女人同样能显现佛界此实相,故无差别。想想生命之永恒,也就会明白到我们的过去世也曾经生为男人,也曾经生为女人。

  出现在《法华经》的“女性成佛”,其基本要点在于人人皆有实现最幸福的境涯的潜力和权利。



打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