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释尊的智慧

释尊发放“智慧大光”的第一个信息是:“让生命的宝塔发出光辉。”

  当人们像酒醉一般不断追求着重科技发展、产业和经济成长等“量的扩大”的“进步主义”之梦想时,事实上已变成为“蓝图”而蔑视“现实”、为“未来”而蔑视“现在”,为“成长”而蔑视“环境”、为“理论”而蔑视“人”。

  对于这样的人类现状,释尊以佛的智慧说出:最重要的是返回“人的生命本身”。

  被称为释尊教义精髓的《法华经》里面出现壮大庄严的宝塔。那是象徵性地展现在人内部的宇宙大的生命。

  我相信,开拓可称为小宇宙的丰润“生命”,才是释尊倾注一生所追寻的目标。

  每当看到近年来朝向“人的开发”这目标的趋势,就感到释尊的先见之明越来越闪耀光芒。

  我把这“生命”的开发定义为“人间革命”。

  佛典说:“欲知过去因,见其现在果;欲知未来果,见其现在因”。启发教导众生,不要徒然回顾过去,也不要被未来的不安和期待所左右,充实和确立“如今”“现在”的自己,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那是所谓“刹那即永恒”“发掘足下,自有泉水”这种生活方式的提示。

  释尊教导,要在“如今这瞬间”令“生命的宝塔”发出光辉,开拓照亮人类未来的“真实进步”。

 

聆听民心

  第二个信息是:“聆听民心”。

  除了本着无论时代和状况如何变迁也不改变的真理之外,重要的是还要按照每刻转变的现实,灵活地发挥智慧。

  有人认为,无量智慧的源泉,是在于释尊“聆听民心”的行动。我也是抱持这看法的人之一。

  “心中有什么想问的请尽管说出来”—释尊常常这样主动地跟民众对话。

  例如,释尊曾对痛失爱子,悲恸不已的母亲说:“想救回儿子就去寻找罂粟的种子作‘药’吧!但是那种子一定要取自‘从来没有人去世’的家庭才可以。”

  那位母亲拼命地挨家逐户到处查访,可是找不到“从来没有人去世的家庭”。

  母亲渐渐明白到,痛失至亲的不单是自己,任何家庭都抱着失去家人的伤痛。于是,她跨越了自己的悲哀,为探究“生老病死”这根本的课题而觉醒。

  一面阅读这些故事,一面感受到释尊是如何地注视民众的心,为了提高众人的境涯而倾注慈悲和智慧。

 

有“智慧”地活用“知识”

  第三个智慧的信息是:“有‘智慧’地活用‘知识’”。

  “不学令他人痛苦的咒法,学习造福所有民众的知识”—这是释迦族的帝王学。

  挽救苦恼众生的释尊,一生把青年时代学习的学问全部加以活用。无论是对帝王、农民,还是对当时逐渐兴起的商人阶层,释尊都能够“随宜说法(即配合机根的说法)”“对症下药”,运用适合各人的譬喻和道理来说法。

  释尊遗诫中说:“可为心师,勿师于心”。

  教导我们不要被盘旋于心中的烦恼(即暴力和贪欲)左右、支配,也不用勉强消灭它。 自己成为“心之师”,把烦恼导向创造价值的方向。

  成为“心之师”,是人类从生命内在深处发出的智慧。

  不可不知的是,必须先有为他人、为民众着想的慈悲之泉,“智慧”才能发挥无限的作用。

 

(摘录自池田SGI会长于尼泊尔特里布文大学的演讲《瞻仰人本主义的最高峰—活在现代的释尊》,1995年11月2日)



打印